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武夷山要闻 > 详情
分享到:

1343座无名红军墓:爷爷,我们两代人找了你八十年

发布时间:    来源:武夷山新闻    字体显示:   默认   阅读:

      跨越战争与和平两个时代穿过近90年的光阴不管寻找一个人有多难爱和思念总会激励着人们不停下脚步上个世纪,无数的无名英烈长眠于祖国大地一代又一代的后人在追寻他们的踪迹也写就了一个个感人的故事...

 

武夷山张山头

      清明节的武夷山张山头,一年一度的无名红军墓群祭奠仪式在这里举行,从江西赶来参加仪式的先烈后代潘迪渊,情绪几度快要失控。

 

红军先烈潘骥后代 潘迪渊

      “十年前,我父亲临终时就交代过我,他说他这一生没有找到父亲,嘱咐我要把爷爷带回家,要落叶归根。”

 

      潘迪渊,江西余干县人。他的爷爷潘骥,曾任闽北红军独立团团长,1931年在闽北苏区梭驼扬地区作战时壮烈牺牲,年仅35岁。80多年前,战友把消息带回江西老家时,只说梭驼扬在崇安县,此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线索。

红军先烈潘骥后代 潘迪渊

      “但是我也不知道崇安县是哪个地方。我就反正在网上一直找福建的网友,就问“梭驼扬”在哪里。”

 

     虽然潘迪渊得知崇安县改名为武夷山市,但“梭驼扬”这个地名,连本地人也不知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潘迪渊是江西余干县蓝天救援队队员,通过武夷山市蓝天救援队的协助,联系上当地一名的户外团队负责人周建福,而且他的本职工作是党校文史专家。

武夷山市野狼户外队负责人 周建福

      “他的父亲为什么一直没找到,也就卡在了这个地名,本地话叫“梭驼扬”这个地名上。然后方志敏是根据当地的百姓的口述,他把它写成这个地名。”

      原来,“梭驼扬”是“沙渠洋”在当地方言中的读音,这个小山村,就在武夷山市洋庄乡。距离沙渠洋西南一公里的张山头,曾是闽北红军中医院、中共闽北分区委和闽北红军独立团驻地,多次发生惨烈战斗。1931年5月,方志敏曾到此看望伤病员,并把见闻写入《可爱的中国》一书中。

武夷山市洋庄乡小浆村张山头自然村村民 杨天下彩免费资料8899文

      “我父亲、祖父他们都会给我们晚上有时候讲故事,就说我们村里原来住了很多红军,整个村庄都是作为医院的用房用的,这满山遍野你看到坟墓的地方都是红军,也交代我们比如清明我们扫墓,都要给他烧点纸。”

      没有姓名,只有编号;没有铭文,只有红丝带。三块青砖,一支竹条,就是一座红军墓。1343具忠骨就静静躺在张山头的一千多亩山林中。2010年,当地上报了墓群的情况,但缺乏强有力的物证,认定工作进展缓慢,直到关键证据重现天日。

闽北革命历史纪念馆馆长 罗永胜

      “在清理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这个墓碑,墓碑上面隐隐约约看到有七个字,其中有"红军墓"三个字,还有"三一年立",总共七个字,墓碑顶端还有个五角星,这充分说明这一片墓地都是红军墓。”

福建省革命历史纪念馆馆长 杨卫东

      “青山埋忠骨,在中国革命的历史长河中,涌现出许许多多我们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烈,有相当多是知名的,他们的故事源远流长,但是我们历史不能忘却,我们必须铭刻为了中国革命事业,他们牺牲了许许多多的无名烈士。”

      2018年12月26日,潘迪渊第一次来到张山头,准备带爷爷回家。红军先烈潘骥后代 潘迪渊说:”我上来一看,漫山遍野的红丝带,我也不知道哪个是,我也不知道哪一个是爷爷。但是这一千多名烈士都是我的爷爷,因为他是跟我爷爷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最终,潘迪渊把张山头的一把泥土带回了老家,了却了父亲让爷爷“落叶归根”的遗愿。

红军先烈潘骥后代 潘迪渊

      “我就是“梭驼扬”这三个字,找了整整走了几十年,找了两代人。还有好多无名的爷爷,因为他们的子女或者也许跟我一样,也是在一直苦苦的寻找。但是我是一个幸运儿,我找到了。”

      一段血染的历史,因为绵延多年的追寻而揭开面纱。一片沉寂的墓群,因持续不断的探究而震撼人心。烈士虽无名,丰碑必永恒。跨越战争与和平两个时代,我们相信,不管寻找一个人有多难,爱和思念总会激励着人们不停下脚步。(福建台 陈兴中 江强)

相关链接

  • 1343座无名红军墓:爷爷,我们两代人找了你八十年
  • 武夷山畲族民俗节:看畲舞 品美食 共促民族团结
  • 武夷山朱子文化园就要来啦!总投资约8亿元~
  • 市委召开组织、宣传、统战工作会议
  • 开设绿色通道!武夷山为校车免费安检